从识别公知开始说起

高晓松这种臭气熏天的,不在今天的讨论范围内。今天,我想从柴静说起,聊聊如何识别这种香喷喷的公知。

去年,川宝给丁仲礼院士颁发了爱国科学家认证,丁院士怼柴静的视频再次火了起来。我在不同场合多次看到这个视频,但一直没想过要看,因为没必要——柴静在我心中早已贴上了“公知”的标签。现在想来,这也是一种傲慢的偏见——仅凭道听途说就妄下结论。不过今天的讨论的重点不是偏见,这一话题不展开。

柴静的《穹顶之下》,说实话,我当年是看不出她有什么问题的,只是觉得她说的东西看一眼知道咋回事就够了,没必要花几十个小时去研究,所以只看了一点(大概不到一集)。(文章写完后,我去豆瓣查找这部片子,发现两个问题:​1. 这是部单集纪录片。2. 很惭愧,我六年前看过它,并给它打了满分。​这件事再次印证了三件事:1. 记忆是靠不住的。2. 你以为的你和现实的你常常相去甚远。3. 人的看法是会变的,比如我曾经逢人就夸网易严选,但自从在那里买到一个劣质产品后,对它的看法便发生了180度转弯。​)

我没空去深挖柴静到底有没有拿人手短,姑且相信她说的,她去美国是因为北京的雾霾太严重了,影响了她和腹中宝宝的健康吧!

最近听到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这让我再次对这个视频产生了兴趣。我想看看柴静公知的嘴脸是如何暴露的,这对我未来的事业非常重要。如今,我管理的资金规模即将达到8位数,我需要为未来的进一步发展做准备。《毛选》第一篇开篇一句话就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先说一下我在网上查到的信息,作为背景(我凭记忆复述,未复核):柴静从地方台到央视,在报道SARS时因专业素养出色而走红,后称北京雾霾严重影响了她和即将出生的孩子的健康,跑到美国生孩子。多年后,在各路NGO的支持下,推出了一部反映雾霾的片子《穹顶之下》,观看量迅速窜至2亿,口碑暴涨,但逐渐地,有人发现这部片子存在夸大数据、选择性报道的问题,而柴静对雾霾问题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国企、央企私有化。柴静的人设崩盘,则是在采访丁仲礼院士的节目中,这个节目在央视新闻频道播出。

敲黑板​,重点来了!本文完成初稿后,我上网核实了资料,发现现实世界的时间轴是这样的: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2010年《面对面》中柴静访谈丁仲礼->2014年柴静离职->2015年《穹顶之下》播出。也就是说,柴静当年访谈丁院士的时候,绝大多数人是不具备识别她的嘴脸的能力的,《穹顶之下》引起社会广泛的争议后,这个多年前的访谈才被挖出来,经过《穹顶之下》的点拨后,人们重新审视,才发现这个访谈暴露出的“黄皮白心”问题!

昨晚,我认真地看了这个视频两遍,结合网友的评论,渐渐有了一点感觉。柴静在这个访谈中表现出的问题:

1. 立场问题

如果把这个访谈做成文字稿,读这个稿子,你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央视的节目,而更愿意认为它是出自BBC、CNN之流。为什么?我们说,严肃的对话要公正、客观,科学的交锋尤其要如此。柴静也正是这么要求被访者的(其实一共有两位被访者,一位是北大大气科学系教授钱维宏,一位是中科院副院长、古气候学、地质学院士丁仲礼),她不断地强调受访者要公正客观不带政治立场,可她自己却是不公正、不客观、带有强烈的政治立场的!主持人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自己的作用只是让谈话继续,谈话的主角本应是受访者。而柴静在采访这两位绝对称得上学界泰斗的科学家时,给人的感觉潜台词是:我懂很多,你在胡说,你在为中国政府说话。

预设立场,只是通过这个访谈断言柴静是公知的半个充分条件。另外半个呢?是柴静的立场:你到底姓汪还是姓蒋?

很可惜,细细品味,你会发现,柴静在这个访谈中很清晰地表现出,她并没有站在中国人民一边,也没有站在中国政府一边,而是站在发达国家——在这个访谈所涉及的问题上明显是敌对势力——的一边。柴静在访谈中,不断地用质疑的语气提问,引导对话,给观众施加心理暗示,在每段访谈后的总结中,绝口不提教授、院士的观点,继续自说自话。你可能会说,柴静只是为了让讨论更深刻,所以站在一个相对立的角度来与受访者交流。事实是这样吗?我下面只列出访谈中最激烈对话。你品,你细细品。

(1)柴静:您在发表一个让我们非常吃惊的观点,因为在这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们现在是在一个全球变暖,而且非常危险的趋势向上。您现在告诉我们,我们将要在一个降温的边缘。

钱维宏:对。

(2)柴静:二氧化碳的增加造成全球变暖,这几乎已经是一个定论,被写在报告里面,被很多人达成共识,不是吗?

(3)柴静:您是在说,一百年内不会超过0.7?

钱维宏:我想肯定不会达到两度阈值。

柴静:您这么确定啊?

钱维宏:我做的分析是这样。

柴静:但我想知道,您当时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研究的前提,是为了要推翻IPCC的结论吗?

钱维宏:我不是。我做的工作不是要推翻谁,我的目标是要认识自然。认识自然就是要完成老祖宗的作业。老祖宗早就说了,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柴静:就是说,您提出的这个学术观点,可能会有人提出这样一种意见,说因为中国目前是碳排放大国,所以当然希望能够在科学上得到一些解释,中国科学家的观点是否是为这样的一种国家利益在服务?有这样一个前提吗,对您来说?

钱维宏:我做的工作仅仅是为了完成老祖宗的作业,就是认识自然,解释这个事件为什么这么变化。因为,我可以这么说,我完成的这些工作,我没有一个课题,所以有的科学家说我是一个自由作者,我觉得是对的。

柴静:那难道您这个是一个没有资金赞助的一个(研究)?

钱维宏:没有。

柴静:纯粹出于您个人的兴趣?

钱维宏:对。

柴静:也有可能会有人说,这仅仅是您的一家之言。而且就是这样的论文,并没有在国际知名的学术杂志上发表过,大家会认为说,它在学术上的公信力,或者说服力可能是不足,您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钱维宏:我想公信力和说服力不是由杂志说了算,是由事实来说的。

柴静:那谁来判断这个事实呢?

钱维宏:自然、时间。

柴静:但是您也说过一句话,说气候学家也往往会被自然愚弄的。

钱维宏:是的,这样的例子比较多。当然也许我被自然愚弄了,也有可能。

柴静:您也会对自己保留这种可能性,自我怀疑的可能性?

钱维宏:那是一种好事,相互之间可以辩论,通过辩论了以后,就会清楚,清楚了以后,我觉得这是对人类的一大进步。

(题外话:相互之间可以辩论,这句话张维为在《这就是中国》反复强调。可是西方人是如何与我们辩论的呢?可以参考张维为教授参加The Nexus Institute上的辩论,完整视频链接: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Vg4y1q7sz?from=search&seid=5335722517602283241

(4)丁仲礼:这个两度是怎么来呢?两度是计算机模拟出来的,计算机算就是相当于算命先生的那个水晶球嘛……算完了以后,得出一个结论,假如升温两度,就会产生多少物种的灭绝。这是英国人,有一个研究小组做的,这个结论马上很流行了,流行以后就是变成一个价值判断了,我们不能让它再增温了。

柴静:那如果说它模拟计算出来这一切是可信的话,那不就是也是一个依据吗?

丁仲礼:你怎么知道它可信?

柴静:我们几乎是信仰实验室里所有依据数据…

丁仲礼:它不是实验室,它是计算机,你怎么知道它是可信是不可信?

柴静:丁院士,我们当然知道科学界有反对和怀疑的声音,但是给我们的印象是,因为IPCC这样的一个研究的组织,它也是各国的科学家在一起,拿出一份报告,而且也是因为有这个报告做基础,全世界的国家会到那儿去开一个气候的大会,所以给我们的印象,它是得到了主流科学界的认同的。

丁仲礼:科学家有主流吗?

柴静:我们理解的主流是…

丁仲礼:科学家是根据你人多人少来定的吗?科学是真理的判断。

(5) 柴静:不过我是看到这次IPCC的方案当中并没有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提出要求啊,它并没有要求你减多少,不是吗?

丁仲礼:……

柴静:但是IPCC这个方案它是不算过去的,它只算当下,而且它认为发达国家率先减了,减了80%,还不行吗?

丁仲礼:……所以说这里面是包含了一个非常大的陷阱。

柴静:陷阱?

丁仲礼:……

柴静:当然我们也看到,有发达国家的首脑在当时就表达了比较强烈的意见,他会认为说,我给我自己定指标还不行吗?

丁仲礼:……或者中国说得更白,我从1990年到2050年,我的排放只需要你的人均排放的80%就行,那行不行?

柴静:那他会觉得说,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你这么一乘的话,那个基数太大了。

丁仲礼:好的,那么我就问你了,中国人是不是人,这就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了。那为什么同样的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少排?你这个算是以国家为单位算的,还是以人为单位算的?

柴静:也可能他会觉得说现在常规的算法都是以国别计算。

丁仲礼:好的,那么行了,那我就不跟你算了,我没有必要跟你算,为什么?摩纳哥多少人?我们中国跟摩纳哥比行不行?讲不讲理了?

柴静:他现在提出的一个概念就是说,我不管你是人均还是说贫富,现在只以碳排放大国为界限。

丁仲礼:可以,我可以承认我是碳排放大国,那你给我一个数,我们能排多少?你发达国家你要排多少?你为自己分配了一个数,你这个(减排)80%就是分配了一个数了,你是把你分配得大,给我们分配得小,是不是?那我就说,我们如果是一样的行不行?根据G8的方案,27个发达国家取走的是多少?取走的是44%。他多少人口?他11亿人口。余下的55亿,分56%的蛋糕。你说公平不公平?

柴静:他这个方案可能完全就没有按人口来计算。

丁仲礼:你要问问默克尔本人,这个方案公平不公平?我没有机会,要我有机会,我要问问发达国家的领导人本人,你觉得这个方案公平不公平?

柴静:那现在除了IPCC这个方案之外,不是一共有7个方案吗?有没有一个是…

丁仲礼:没有一个。IPCC的方案还是最好的,其他的方案是越来越黑。

柴静:您现在是在直接指责IPCC?

丁仲礼:对,为什么不能指责?科学就是可以批评的。既然你承认你是科学,你就要经受得住人家的批评,我在《中国科学》写的文章,我就是直接批评IPCC。

柴静:而且我看到您的措辞其实是很激烈的,有这么严重吗?

丁仲礼:那你算账,假如告诉你,中国今后从2020年以后每年花一万亿人民币去买二氧化碳排放权,你会怎么想?你觉得公平不公平?

柴静:科学家在谈论一个科学问题的时候,为什么要用比较激烈的带有情绪色彩的字眼,这样是否合适?

丁仲礼:你批评他们的方案不公平,他们是不会理你的。所以我必须用非常激烈的语言引起别人的重视。

柴静:当时您在大会上演讲,明确提出这些观点之后,场上有什么反应吗?

丁仲礼:……后来美国人也没有办法跟我争了,后来有个比利时的人告诉我,他说你回答得很好,他很赞成。

(6)柴静:您理解的最公平的概念是什么?什么是公平?

丁仲礼:我对公平的理解,我把排放权视为发展权,视为基本人权,所以我就是说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个大致相等的排放空间。

柴静:您看您原来研究古气候的,都是一直很专业的科学家,但实际上这次气候谈判,您一直是在做政治解读,甚至在提出很多的方案跟策略,别人也许会对你的身份提出一定的疑问,觉得适当还是不适当,您觉得呢?

丁仲礼:你就说我搞科学研究的,就不应该去了解这后面的政治?

柴静:那倒不是。他们可能会觉得,科学家甚至不应该以国家利益为前提,而应该,比如在人类共同利益的这个前提下去制定方案。

丁仲礼:我没有否定人类的共同利益啊,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保证发展中国家的,联合国的千年发展计划落实,这难道不是人类的利益吗?这是国家利益吗?这是个人利益吗?我从来没有这么想。

柴静:假如像您所说的,现在这个方案,发达国家又不接受的话,如果它就这么拖下来,这几年下去,会不会情况就变得更糟了?

丁仲礼:我很乐观。我是地质学家,我研究几亿年以来的环境气候演化,这我很乐观。这不是人类拯救地球的问题,是人类拯救自己的问题,同拯救地球是没有关系的。地球用不着你拯救。地球温度比现在高十几度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二氧化碳的浓度比现在高10倍的时候有的是,地球都是这么演化过来,都好好的。

柴静:毁灭的只是物种。

丁仲礼:毁灭的只是物种。毁灭的是人类自己。所以是人类如何拯救人类,不是人类如何拯救地球。

柴静:到底能不能拯救自己,我们最核心的东西究竟取决于什么?

丁仲礼:取决于文化、文明。人类在应对各种挑战的时候,能不能有一种更有包容性的、更有弹性的一种文明的产生。或者是我们现有文明有一个很好的发展。

看视频更可以通过语气、神态来做出这个判断。采访的完整视频链接: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AT4y1V7zC?from=search&seid=9106832205672288824

题外话:知识分子很容易站到人民的对立面,可是你饭饱思淫欲了,开始追求健康权,还有人在饿肚子,在为生存与发展苦苦挣扎。人说,大裤衩里有坏人,牛年春晚,主持人开场后第一个节目《节日》(主持人开场前还有两个节目)就是世界民族大联欢,但是你想营造万民来朝的盛况,能不能找几个非洲人跳非洲舞、埃及人跳埃及舞、西班牙人跳西班牙舞、阿根廷人跳阿根廷舞、俄罗斯人跳俄罗斯舞,能不能别让我们跳外国舞?你想表达什么?你到底是高贵还是低贱?

2. 选择性看见,或者说,选择性无视

在丁院士VS柴静的视频留言区,有网友评论说:“公知是把人民的苦难编成子弹塞入洋人的枪膛。”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到位了,看看公知是怎么做的吧,他们专门揭露社会阴暗面,我们之前总觉得这些问题确实存在啊,再说了,批评使人进步啊?可是,公知的眼中,只有阴暗,没有阳光,只有问题,没有站在人民立场的解决方法。

我用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举个现实中的例子:你家孩子的高中班主任找你谈话,说你家孩子这次模拟考试语文、外语统统只考了80分(满分150),不及格。你家孩子这个样子,怎么考大学?

可是,班主任没告诉你的是,你家孩子理综合考了230分(满分300),数学则考了130分!

班主任为啥选择性叙事?因为他找你谈话是有目的的,他希望你好好说一下孩子,让他下次都考几分。

再说个阴暗的版本:你的高中班主任找你谈话,说你这次模拟考试语文、外语统统只考了80分(满分150),不及格。你这个样子,怎么考大学?

班主任如果这么跟你说话,他可能是恨铁不成钢。他也有可能是不想你成钢。

3. 只谈个体的绝对水平,无视个体之间的横向比较

公知喜欢说中国哪里哪里做得不好,却不会告诉你,外国做得并没有更好​。我曾经非常尊敬的一位前辈推荐《丑陋的中国人》,说我们要多看这本书自省​。我们确实需要自省,认清自身的问题,可我们更需要满怀信心地努力!实际上,中国人是这个星球上最喜欢自省的,而我们的问题常常不是缺少自省,而是​自省过度!满书柜的专业书籍我都没时间看,哪有时间去看什么《丑陋的中国人》​?说句题外话,这本书的作者已经坐实​公知了!

接着用上面的例子:你家孩子的高中班主任找你谈话,说你家孩子高考语文、外语统统只考了80分(满分150)。你家孩子这么几个分,怎么考一本?

可是,班主任没告诉你的是,你家孩子理综合考了230分(满分300),年级第三;数学考了130分,年级第二!即使语文、外语只有80分,也超出了年级平均成绩,而你孩子读的是省重点!

班主任没告诉你的是,你家孩子这个分数(总分520),超出当年一本录取线44分!

阴暗的版本就不赘述了,自己脑补。

这个例子是根据我的亲身经历改编的。首先声明:我的高中班主任在我心中的形象是非常高大的。我高中一大票同学高考志愿都明显报低,这与班上学霸乱估分脱不了干系。你觉得,他手把手的帮你估分,揣的是什么心思?你觉得他是出于善意帮你,我也无法反驳。问题是,学霸给自己估了低分,最后却报了最好大学的最好专业;你本来985大学随便挑,最后报了个一本垫底的学校,面对这个结果,你会不会有想法?

囫囵吞枣读汉史(三)

东汉的历史,我之前基本没有概念,这次真的是囫囵吞枣了,读完了跟没读过好像没啥区别。为了历史的连贯性,硬着头皮写几个字吧。

王莽末年,豪杰并起,名声、气质俱佳的刘演、刘秀兄弟带着南阳的弟兄们入伙绿林军,昆阳之战,刘秀名震天下,绿林军内斗,新市、平林军忌惮演、秀兄弟,立傀儡更始帝,杀刘演。兄长被杀,刘秀隐忍,以南阳军为交换,得以被更始拜为大司马,巡行河北。去河北之初,刘秀几乎光杆司令,但长征之路上得到越来越多的铁杆粉追随,并得到实力派真定王(真定王外甥女郭圣通嫁给刘秀,后来成为开国皇后,再后来真定王反,郭皇后被废,改立南阳大家闺秀阴丽华为皇后)及上谷、渔阳北方二郡(上谷太守,粉丝的爹;渔阳太守,刘秀老乡)的支持。刘秀队伍不断壮大的同时,绿林军内部却一直纷争不断。更始帝立刘秀为萧王,派手下去接管刘秀的地盘,被斩,双方正式对立。刘秀称光武帝后,联合赤眉军灭掉了绿林军,反封更始为淮阳王。之后,光武帝先后灭掉赤眉军、陇西隗嚣、蜀国公孙述及各地方割据势力,最终统一中国。

刘秀相比刘邦,既非白手起家,统一后又未清洗既得利益者,功勋系安享晚年,各成一方豪强,导致东汉皇权集中度远不如西汉(东汉五大家族:南阳阴、邓,西陇马、窦、梁)。相比西汉,东汉的百姓更苦,国家却更穷。

光武帝62岁去世后,阴皇后之子太子刘庄即位,是为明帝,摧抑豪强的责任落在明帝肩上。刘庄手下缺少孤臣,只得亲自与豪强斗。可惜的是,明帝过早暴露了政治意图,打草惊蛇,又英年早逝,豪强未除。

明帝追思功臣,封云台二十八将。明帝朝,班超投笔从戎,率36人出使于窴国,平定西域,打通丝绸之路,派人出使罗马帝国。同期,耿恭在西域被北匈奴围困,2年后被救,回到玉门关时,队中仅13人。

明帝立马氏为皇后,马皇后知情达理,收养异母外甥女之子刘炟为子,是为章帝。

虽然有明章之治的说法,章帝其实软弱,早年委政太后马氏兄弟。马太后看中贵人宋氏家族势弱,立宋氏之子为太子,又向章帝妥协,任其立窦氏为皇后。马太后去世前,马氏自废武功,寄希望于章帝,不愿外戚继续专权。结果,章帝宠幸窦皇后,窦氏接力马氏继续专权。窦皇后无子,收养贵人梁氏(窦、梁同为西陇豪勋)之子刘肇,废掉宋氏太子,逼死宋贵人,次年又逼死梁氏。

可怜刘肇,3岁被立为太子,4岁全家被杀,9岁登基为和帝,随着年岁增长,被窦氏诛杀、改立新傀儡的风险与日俱增。13岁时,和帝在宦官的帮助下诛杀窦氏,开创永元之隆。

东汉初,匈奴饥荒,再次分裂为南北匈奴。南匈奴投靠汉朝,借汉朝之力将北匈奴逼往西域。汉朝不断打击、削弱北匈奴,而鲜卑借机在北方草原悄然兴起。至和帝朝,草原上的北匈奴被灭,余十万户自称鲜卑人,北匈奴残余势力只得向西域及中亚、欧洲发展。

起初,和帝立阴氏为皇后,阴氏无子,和帝十几位儿子接连夭折。后来,和帝改立邓氏为皇后,每次想要加封邓家,邓皇后都辞让。和帝朝,东汉国力达到巅峰,待一代雄主和帝26岁去世后,邓太后立和帝幼子刘隆为殇帝。

邓太后掌控尚书台与军队后,开始提拔自家兄弟。殇帝在位仅一年便去世,邓太后与兄弟谋议后,立清河王(章帝朝废太子)之子刘祜为安帝。

邓氏专权期间,灾害不止,四方皆反,除北方的匈奴、鲜卑、西域诸国、西南的众羌、东北的高句骊等异族以外,各地民不聊生,动辄寇反。邓太后去世后,安帝立刻联合宦官除掉邓氏,宠信乳母母女,乱世之兆显。

安帝驾崩,阎太后临朝主政,不立废太子济阴王,反立北乡侯为少帝。半年后,少帝去世,宦官诛杀阎氏,拥立济阴王为顺帝。

顺帝打算以抽签的方式从四名宠幸的贵人中选一名立为皇后,被尚书制止,转而立和帝的远房外甥女梁氏为皇后。梁氏与宦官骄横跋扈。顺帝立虞贵人之子刘炳为太子。顺帝死后,年仅2岁的刘炳即位为冲帝,在位一年即去世,梁冀迎立7岁的刘缵为质帝。质帝在位一年,对梁冀出言不逊,被毒死。38年后,爆发黄巾之乱。

文章凑合着写完了。疯牛市感觉又要来了,没心情继续写下去了。汉朝还要苟延残喘整整一册,汉纪竟然有四册,感叹,汉朝确实是一个很牛的王朝,初生牛犊不怕虎,在血与火中不断探索中国的政治制度。

宝华一号日记

5月28日

庆祝宝华一号成功发行!!!今日开始交易,26分钟花光全部募集资金。既然不会交易,我就不会试着靠交易来赚钱。基金净值目前是99.91,才半小时,净值就损失了0.09%,年化收益差不多-250%。中午吃饭时要是在电梯里碰到同行,我是不是要找个地洞钻下去?不管怎样,我已经盯着手机屏幕祈祷了26分钟,我要去看书了😁

6月1日

发私募最大的收获就是……深刻感受到了自己持有的股票不断涨涨涨竟然如此令人煎熬!冷静期是什么玩意?我自己买自己的产品也要冷静期?青天大老爷们拍拍脑袋想一出是一出,所谓的风控,控制的无非是自己承担责任的风险罢了!各方朋友们帮我省下的银子,短短几个交易日全都打了水漂👎👎👎

托管的日报竟然报的是前一个交易日的数据,我要这玩意干什么?

6月2日

今日心情大好!好友帮我在前海的甲级写字楼安排了一个工位(其实就是他自己的办公室留个卡位给我),早上我坐地铁来,这里地铁站的名字叫“宝华”!👏👏👏

一个人独享一层😄
窗外,近处的图书馆和远处的摩天轮都是我的最爱。
办公室很小,就两个卡位和一个领导位,不过书柜、茶台一应俱全。
这是我的位置,当然是摆拍,平时没这么整洁的。

7月6日,星期一

周末把信寄给股东和合伙人后,挑了几只股票,设计好了交易策略,今天开盘前2分钟买入,所有交易都成功了,还不错。然后,今天大盘涨了5.71%,银行板块涨9.64%,保险涨了9.18%,券商涨了9.46%……经历过14-15年的行情后,自己在如今的市场里好像拿着地图一样。尽管如此,必须告诫自己,高兴得不要太早!

发了个朋友圈:

“历史,就是不断的重复。人们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遥想14年底,我也是精准地抓住了牛头,三天完成两融开户、划转担保品、满仓满融,却在15年眼看千股跌停,两天里亏损30%。

六年,又一个轮回。今早开盘即满仓,算是有了吹牛的资本,只希望潮水退去,自己别是那个光屁股的人。”

囫囵吞枣读汉史(二)

霍光去世后,霍氏的权力被一点点剥夺,在焦虑之下选择了政变。然而霍氏觉醒之时大势已去,最终落得满门抄斩。

从深渊中崛起的宣帝(刘病已,因名讳不便民生,改名为刘询)看尽世间冷暖,励精图治,听良言,用良吏。宣帝一朝政治清明,霸、王道杂之。此时匈奴内斗,五单于并立,国力日衰,乱斗中,最后胜出的是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呼韩邪不敌郅支,率先向汉朝称臣,汉朝扶立呼韩邪为正统。前51年,宣帝接受四方蛮夷国君、诸侯王、列侯等数万人的朝拜。盛世之时,宣帝思念大臣辅佐之功,做麒麟阁,立十一功臣画像,霍光居首位,但不注名,称其为“大司马、大将军、博陆侯,姓霍氏”。

两年后,宣帝崩,元帝即位。元帝(刘奭)是宣帝发妻许皇后的骨肉,柔仁好儒,宣帝曾说“乱我家者,太子也!”元帝倚重外戚,但元帝一朝最大的权臣是宦官石显。皇权衰落,始于元帝朝。

呼韩邪单于在汉朝的帮助下,在匈奴立稳脚跟,郅支单于只好去西域兴风作浪,后被陈汤击败,头悬长安城使馆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呼韩邪单于入朝,愿做汉家女婿,元帝将王昭君赏赐给他。王昭君不愧为四大美女之一,深受单于宠幸,呼韩邪之后,匈奴政权长期被她的后代掌控。

成帝登基后,石显立刻被清算。成帝背弃高祖白马之约,坏了“无功不封侯”的规矩,做起了甩手掌柜,自己去享受声色犬马,外戚元城王氏(太后王昭君一系)崛起,大司马之位在王家内部传来传去,传至王莽已是第五棒。成帝先暗后明,但王氏此时已牢牢掌握朝廷上下。

成帝宠幸赵飞燕、赵合德姐妹,但她们一直无子,而其他妃嫔的孩子全部胎死腹中。最终,成帝纵欲无度而死,传位于异母弟定陶共王之子,是为哀帝。

哀帝(刘欣)宠信谗谄,憎疾忠直,重用外戚傅氏(祖母系)、丁氏(母系),王莽引退,避傅氏锋芒,但由于王莽之前的积累和王昭君的威望,王氏对朝廷仍然有绝对的影响力。傅太后易怒,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政治手段简单粗暴,司法体系沦为权力的工具。傅氏但居高位,却德不配位,无法治理好国家,也无法获得威望。傅太后死后,哀帝宠幸小伙伴董贤,恣意妄为,乱法乱政,封22岁的董贤为大司马(权倾朝野的职位),甚至还想将皇位禅让给他。结果,哀帝死后当日,王莽被召回;次日,太皇太后即罢免了董贤,董贤夫妻当天自杀,被王莽掘棺验尸;第三日,王莽被太皇太后任命为大司马。王莽再次上位后,党同伐异,废掉赵氏(赵飞燕一系)、傅氏、丁氏、董氏势力。哀帝无子,王氏立元帝之孙、年仅9岁的光杆司令中山王(刘箕子)为平帝。

平帝时的天下已是王氏说了算,皇帝彻底沦为傀儡。王莽先是“被”封为安汉公,赐九锡,后来干脆毒杀15岁的平帝,立宣帝玄孙孺子婴为皇太子,自称“假皇帝”,谦恭未窜时,天命难违,最终勉为其难即位为真皇帝,建立新朝。王莽篡汉后,王政君这跟拐杖已不再被需要,只能“安享晚年”,于84岁高龄去世。

王莽盲目地崇古制,瞎折腾,逆历史潮流的结果是导致国力江河日下,民不聊生,西域绝,匈奴反。土地制度败坏始于成帝,至王莽时,人地矛盾已无法调和,终于逼得天下反,新朝亡。王莽之头做成酒器,被后世三百年各朝历代皇帝收藏!

《Tap Dancing to Work》

首篇的主角并不是巴菲特。这篇文章发表于1966年4月,出自CL之手。这篇文章意义重大,因为它第一次将A.W.Jones和对冲基金呈现在世人面前,文章中对对冲基金的诠释也促使了很多对冲基金的成立。因此,对冲基金界称这篇文章为行业的里程碑。

我10年前读过《富可敌国》,琼斯可是对冲基金的祖师爷。

这篇文章把巴菲特和琼斯放在一起写,也算看得起巴菲特。哦不,这篇文章中,和琼斯作对比的是快餐先生(这个梗50年后还在被大道和他的粉丝们——包括我——玩味)。

摘录:

1. 对冲的作用在于,投资者的看跌头寸让他能更加激进地看涨。(我理解,这就是对冲基金的原罪了。对冲基金生来就要比传统投资更激进,费率设置也是为了最大化利益——投资经理的利益。)

2. 琼斯预测市场的准确率仅仅是平平。他成功的秘诀在于获取信息、快速行动。(这不是在说CBD的那帮人吗?)琼斯对华尔街的影响力在于他创造的巨额中介费,反过来,经纪人用“小道消息”来回报他。

3. 对冲基金的20%业绩报酬的设计并非琼斯原创,而是来自于格雷厄姆。格雷厄姆才是真·对冲基金祖师爷。

4. 截至1965年底,琼斯的基金近五年回报率为325%,BPL的这一数字为334%。不过,1969年,琼斯的基金有较大回撤和赎回,BPL则仍然为投资者创造正收益。尽管如此,1969年,BPL管理资产$1亿,琼斯管理资产$1.6亿。A.W.J的公司至今仍在,不过早已转型。感觉它早已不复当年,因为主页上团队介绍里,我看到一位华裔女分析师,竟然还在考CFA LVII。另一位分析员Smart女士则干脆未提是否有CFA资格。

* * * * * * * *

继续流水账:

留存收益让投资者能够以账面价值的价格买入公司。

巴菲特其实买了他提到的失败投资之一——墨菲推荐的电视台,只不过他没让BRK买,而是让Grinnell学院捐赠基金(巴菲特是该校捐赠基金“金融委员会”的委员,有趣的是,乔布斯和巴菲特为该校同期校董)去买。1976年,Grinnell以$1290万买下了这家电视台,四年后,以$5000万卖了。几十年后,巴菲特在股东信里写道,这个电视台的投资回报率可以和喜诗相提并论。

巴菲特1976年加入了一个SEC研究如何促进公司与投资者沟通的工作小组,并不断改进自己的股东信风格。BRK网站从1977年的信开始披露。

EMH已经被格雷厄姆村的村民们干翻了,不过我读研的时候,教授还在讲授它。

导致巴菲特卖出一家公司的原因可能是它坚决不回购。

比尔鲁安和巴菲特一起上过格雷厄姆的课。

巴菲特给自己定的规矩是BPL不会以25%以上的仓位买入一只股票,但他为了美国运通修改了BPL的原则——BPL用40%的仓位买了美国运通(我的书看来这里写错了)。

巴菲特每年要花四个⽉写股东信。

Dodge saw in Buffett a uniquely talented craftsman who loved the process of investing and who

has mastered all the tools, a believer in value and a man of integrity.

Net owner earnings: earnings+depreciation & amortization-capital investments.

智商和天赋是发动机的功率,发动机运⾏的效率则仰赖理性。

Success is getting what you want and happiness is wanting what you get.

当我看互联网的时候,我试着搞清楚它会对其他行业或公司造成怎样的影响和伤害,接下来我会避开这些行业和公司(而不是买入互联网公司)。

Leverage is the oldest and most famously addictive drug in finance.

71岁的巴菲特每天早晨在跑步机上跑步。75岁的巴菲特为了减肥,每周上三天私教健身课。

股东大会上只有一个人说单口相声肯定是不行的,即使这个人聪明绝顶,台下的人也会觉得无聊透顶。

You don’t want a capital market that functions ferfectly if you’re in my business.

The only way an investor can get killed is by high fees or by trying to outsmart the market.

Too often, a vast collection of possessions ends up possessing its owner.

unprofessional investors should buy index funds over time. They are not going to be able to pick the right price and the right time. What they want to do is avoid the wrong price and wrong stock.

Your gut instincts are extremely important to listen to, particularly when they are telling you not to do something.

BRK开始减持航空股了

今天投资界还有个大事:BRK开始减持航空股了。

BRK投资航空股,我一直没看懂。在《大道至简》,有这么一段:

2016年,BRK的重仓股名单上赫然出现了三家航空公司。“据称,美航的CEO说服了Ted:航空业已充分整合,供给趋于理性,未来将实现盈利。”

1991年的信中,巴菲特写道:自从莱特兄弟发明了飞机,美国航空业投入了巨额资本,至今却无分毫盈利。看来,巴菲特这一次选择再次相信航空业将迎来春天。

前几天,我还在和段永平讨论巴菲特对航空股的谜之投资。这才半个月,BRK竟然减持了。倍儿有面子。

* * * * * * * *

BRK投资航空股可不只是试试水。2019年底,BRK的15只重仓股中,有3只航空股,市值86亿美元。

不过,新闻上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周五表示,本周已出售了其持有的约18%的达美航空股份和4%的美国西南航空股份”。似乎也没必要把这事看得太严重,这种程度的减持,有多种可能:

1. 仓位太重了,减持一点,常规操作。

2. 腾出现金做更有价值的投资。

3. BRK确实要大规模减持了,不过也不可能直接清仓,毕竟体量太大了。我没关注过BRK的交易,这一点只是猜测。

无论如何,巴菲特大概不得不再次承认,对航空公司的投资并不是一个理想的投资。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大概还是要去毙了莱特兄弟。

瑞幸咖啡——总有人喜欢相信童话

今早起床后看到满世界都是 $瑞幸咖啡(LK)$ 和 $神州租车(00699)$ 的消息。两个骗子,一套班子。清明节,我不光要为烈士,还要为骗子默哀。

瑞幸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在于教会了我雪碧兑咖啡。

听说瑞幸出事了,我第一时间打开app,看看我的1.8折券啥时候过期。可惜的是,1.8折券确实过期了,但我莫名又收到一张25元券。另外,看看菜单,不用券也只卖5.5折好吗?

我大概是属于喜欢贪小便宜的那类人,但瑞幸的便宜我一般不贪,因为每次喝完会肚子疼。

有些人不知是逻辑混乱还是另有所图,竟说瑞幸这几天订单暴涨是因为大家舍不得它。我确实也挺舍不得,但我舍不得的不是瑞幸,是瑞幸的优惠券。

* * * * * * * *

去年10月,瑞幸给了我灵感,让我写了一篇《常见的三种“地雷”及案例》,原文如下:

第一种地雷:为了赚更多的钱,而不顾业务的类别。

这种古今中外都太常见了,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比如无数中小创都是用这个方法赚钱的。具体举个例子:$欧比特(SZ300053)$ 。本来是做导弹导航芯片的,后来并了个安防企业,美其名曰“双主业”(自称双主业的无一例外都是……),后来还去发卫星。

第二种地雷:口号喊得震天响,其实只是喊给投资人听。

有一家企业,近一年一直在风口浪尖上,它的名字叫 $瑞幸咖啡(LK)$ 。瑞幸的理想并不是“做一杯好咖啡”,也不是赚钱,也不是“更健康更长久”,而是超过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这一口号在它首轮募资时就在喊,喊到最后自己都信了。这有点像一个小学生,理想不是医生、科学家,而是上清华,为人父母的听到这种“理想”可别高兴得太早。

再比如: $蔚蓝动力全球(AZRE)$ 。我对蔚蓝了解不多,但总感觉它有意无意想让大家把它当做新时代的法拉利。

第三种地雷:长了一副地雷模样。

这里的意思是:这种地雷很好识别,绕行这种地雷不需要高超的技术,但确实需要一个好心态。

其实我想说,瑞幸、蔚蓝也可以归为这一类,不过现在说这种话有点耍小聪明的意思。换个例子:WeWork。

“根据美国媒体Recode整理的数据显示,IWG不仅在会员数量,覆盖国家和城市,运营的办公地点数量,全球的租赁面积都大大超过WeWork,但是估值只有37亿美元,远远低于WeWork最高的470亿美元。”

昨天和一个朋友讨论这家公司,朋友惊异于“小白都能看懂的事,那么多大佬为啥被骗”,我说:“不排除很多大佬确实怀有梦想——博傻。感觉这世上有一类公司,创立之日目标就很明确,不赚市场的钱,只赚资本的钱。资本也乐得配合,反正可以上市割韭菜。”

大佬有大佬的玩法,轻易不要模仿大佬。

再举个例子:我之前所在的PE曾投过一家公司,当时除了老大,其他所有人都反对这笔投资,认为这家公司的老板“看上去就是个骗子”,不过老大还是坚持投了。我不想把老大当成傻瓜,只能试着揣测他的逻辑:个把年后,公司估(bao)值(jia)翻一番,不管有没有新的投资机构信这个估值,反正可以想办法让LP相信,于是,这个项目只要不退出、不爆雷,就是个“成功”的项目,管理费就可以继续收,还可以发新的基金。

我有个习惯:我不大喜欢“拿来主义”,不管对方是大佬还是老大,他们认可的公司,我不一定要认可,我总要先了解一下这家公司才放心。而这些年的经历告诉我,这些大佬、老大们,并不一定比我们更聪明。

由Photofox,再说一说我眼中科技企业的“商业道德”

​事件经过——前因

多年前,我下载了一款app,叫Enlight。这是一款付费app,下载需要30还是60元,在当时属于很贵的app。App Store首页力推,而且看上去确实不错,我就买了。买来后唯一常用的功能就是拼图。

去年还是前年,这款app换了图标

后来我用不到它了,就把它删了。

今年三月初,我要做一张拼图(上一篇公众号里的中华史时间轴),又想到了它,于是去App Store下载。它已经改了名字,叫Photofox。下载后,它提示我可免费体验几天高级功能,到期自动续费。我点了接受,然后马上去手机的设置里去取消订阅(常规操作,没这么做过的都是有钱人)。

我想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想到魔高一丈道又高十丈!我无论在wifi下还是在4G网络下,都点不开订阅。一转身,这事就忘了。因为我发现它的拼图功能已经找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花里胡哨的高级功能。于是我又下了个免费的app,帮我搞定了这件事。

直到今天,我查看信用卡账单,发现一笔248元的itunes订阅。想了好久,才想到可能是它。打开它,果然,恼人的付费提示已经不见了。

请记住这个图标⬆️

事件经过——后果

我致电苹果客服,按照语音提示,一步步地按到开始转接人工服务,已经花掉了5分钟。接下来等电话接通又等了5分钟,然后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我怒气冲冲地向她讲了事情经过,要求苹果取消这笔交易,把钱退给我,向Enlight追责,并解决itunes的网络问题,理由如下:

1. Enlight原本就是付费app,而且价格不菲,我购买了它,就有权使用它,即使它的名字改成了Photofox,收费方式也改成了app免费、app内付费。

2. Enlight采用了一种诱导性的方式让我选择了它们的订阅服务,Enlight的种种做法有违商业道德。

3. 苹果也有责任。如果不是itunes的取消订阅当时点不开,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事。

客服给我的答复:

1. 给我退费。

2. Enlight的问题她管不了,她只负责账单问题。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与她负责技术服务的同事联系。

3. 苹果的网络问题无法解决

我眼中科技企业的商业道德

Enlight这边我不再说了,这种狗shit,我骂它都嫌脏了自己的嘴。

为什么这篇文章标题叫“再讲一讲我眼中科技企业的商业道德”?因为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已经明确表达了我的观点:

见 聊聊本分

下面先讲讲苹果

苹果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是大道最喜欢的企业,它引领了科技发展,也给投资人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但我觉得苹果不仅拥有灯塔国最优秀的科技、商业基因,也继承了科技企业傲慢、贪婪的基因。

苹果做过很多龌龊的事,随便说几个:降频门、与腾讯争公众号打赏分成(争分成这事本身没问题,但苹果在这件事中的手段让我不齿)。

前面提到的事,这里不展开。咱们只说自己在Enlight事件中受到的伤害:

1. 为什么我打个客服电话,要10分钟才有人处理?

人员不足?多招几个客服行吗?咱不能总拿这个做借口,既然愿意做这么大的生意,就该想办法做好售前售后,iPhone真香,但不能一白遮百丑。

2. 为什么itunes存在登录不上去的情况?

我翻个旧账:之前,itunes的订阅藏得很深,想要打开itunes的订阅,要在设置里左找右找。itunes订阅放在iPhone设置首页,也就是最近半年内的事。

结合这次发生的事情,我有理由怀疑:如果月初时登录不上itunes订阅不是苹果的精准定向操作,至少,将itunes网络搞得很烂,动不动就登录不上,是苹果有意为之。毕竟,取消订阅需要在itunes中完成,而订阅只需要在app内就能实现。

扩大一下打击面

巴菲特说他不投科技型企业是因为自己看不懂。我呢,除了看不懂(懒得看),更多的是不喜欢。相比于老巴,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优势:我虽然看不懂这些企业的商业模式、盈利前景,至少会用它们的产品和服务。

我不喜欢科技型企业,是因为它们常常过于贪婪。贪婪本身没错,在商言商,开公司就是要赚钱的。但是借助自己的优势地位、加之大众搞不懂或懒得琢磨的技术,把手伸得过长,口袋捂得过紧,就不大好了。

上一篇文章中举过几个例子,这里也不再举新的例子了。这些操作属于娄彼得操作,太明显。

参考 聊聊本分

这里说一个不太明显的操作——为游戏正名。我从小学打红白机、街机,到后来玩电脑游戏、网络游戏、psp、wii、手游,知道游戏有多好玩,有多容易上瘾,有多容易误事。可现在,游戏竟然真的登堂入室,成了体委认可的运动项目,电子竞技竟然也能成为某些大学的专业。

时也,势也。但这背后,资本花了多大的力气来为游戏正名呢?

举个不大恰当的例子——毒品。吸毒,本是一个人的自愿行为,瘾君子和毒贩子,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毒贩子宣传“吸毒使人快乐”,我也没话说。可如果毒贩子把吸毒说得过于冠冕堂皇,比如“吸毒使人健康”、“吸出一个未来”,这就过分了!

聊聊本分

​段永平的博客看完了。大道,核心就五个字:本分、平常心。本分二字一共九划,做起来却非常难。今天就举几个不本分的例子。

* * * * * * * *

一、卖座

猫眼、卖座等一批网站兴起,应该是三四年前的事了。估计当时这类网站不下1000家(国内哪一个风口没有上千家参与者?),其实不过是个在线选座买票的,提供的服务很单一,在线影评业务也没法撼动豆瓣的地位。资本挤破了头往里进,如今猫眼估值两百亿,却仍旧没有利润。

卖座也算是在线买票做得比较大的,那时候我们工会福利之一就是它的兑换票,据说采购价45元一张,看个3D要两张。因为工作忙,攒了好多兑换票,可它的有效期只有1年(记不清了,也许是2年),等到有时间去看电影,兑换票常常已经过期了。好在可以给客服打电话,可以激活后马上用。

⬆️请主角露个脸

最后剩了几张,前些天去看电影,给客服打电话,首先是各种操作提示,一一跳过到人工服务至少要几分钟,终于接通了人工服务:“过期180天以内延期要收30元,180天以上没法延期。”

* * * * * * * *

二、摩拜

2018年,共享单车终于迎来了倒闭潮。这些本在我意料之中,三四年前我去拜访过KLS,好好的高端自行车不做,非要搞共享单车。当时骑摩拜还要1元一次,其他家的刚刚开始5毛一次,他们家的小鸣则直接1毛一次。本来一辆车骑几百次就可以收回成本,如今则要骑几千次才行。资本挤破了头往里进,摩拜、ofo估值都几百亿,大家都怕错过风口。

跑题了哈,刚才只是展示一个简单的数学题,小学二年级水平就会算的。今天的主角是摩拜。小鸣已经是历史——它成了第一家破产的共享单车。

摩拜早期的车成本很高,但酷炫,骑上去有面子,虽然贼难骑,可人家打着健身的大旗,好像也说得通。后来,在汹涌的车流下,摩拜也开始推廉价车,甚至干脆只要押金,不要租金。

我有两个APP,摩拜和ofo,一般是看到哪个骑哪个。去年因为很少骑自行车了,我就把ofo的押金退了,摩拜的还留着,因为ofo的车虽然轻巧,却经常遇到坏的。后来看到新闻,说ofo倒闭了,用户可以申请退押金,过期不候。这东西不是应该你们主动退的吗?这倒也没啥,健身房也经常这么干。

去年年底,我觉得确实很少骑自行车了,就打算把摩拜的押金也退了,毕竟300块钱够吃一个月泡面呢。结果,点了无数个“确认”后,摩拜告诉我说7月1日(好像是这个日子)开始就免押金了,我可以留着租金,以后还能继续骑。这就有点意思了,免押金的消息,我不退押金您就不告诉我吗?

* * * * * * * *

三、360

说360,其实是想说说周老板。360跑到美国割韭菜失败,然后回归A股开开心心收割了一波,发挥了最后一点光和热。大家都说360是独角兽,后来还有更多的独角兽,资本挤破了头往里进,可最后大家发现这是一窝毒角兽。

我对360的认识,还停留在十年前的免费杀毒软件,以及3Q大战。360和QQ让用户2选1,这有什么好选的?也许真有人选了360?如今谁电脑里只有360没有QQ,那才真是汉子。

又跑题了,今天咱们要说的是周老板。21年前,周创建了3721,开创了流氓插件的先河,这网站的名字也颇具讽刺意味,其实周是个不管3721的人。

3721被雅虎收购后,周曾出任雅虎中国的总裁。后因与雅虎恩断义绝,周转身创建了360。360的全称是奇虎360,我最近才知道,原来奇虎是“骑虎”的意思,我真是愚钝。不过这对我没啥影响,我不喜欢3721,也不喜欢360,管你有几个角,东西做的烂,我不喜欢用,就这么简单。至于两家背后的老板是同一人,不过让我在恶心了多年后发出了恍然大悟的一声“哦”而已。

作为类比,我不喜欢京东,跟东丢了京泡了奶茶又搞了绿茶没半毛钱关系,京东的购物体验很烂(我很难理解朋友们说京东购物体验好,莫非你们都不逛其他购物网站的?),我不喜欢用,就这么简单。有趣的是,京东早期的域名不是jd,而是360buy,不知道这哥俩有啥关系。

再跑个题,雅虎也没好到哪,如今雅虎自身已被视作负资产,他们手中最值钱的是一路发公司。

* * * * * * * *

互联网时代,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站在风口上,猪都能上天。其实我觉得天上的不是猪,地上玩命砸钱玩命吹的才是猪。没有地上的猪玩命吹,哪里有什么“风口”?我感知能力比较差,看不到风口,也认不出独角兽,不过我知道如何识别骗子、垃圾,更懂得远离这些我看不懂的魑魅魍魉。写这篇文章不是特地来黑互联网,只是我发现互联网特别容易制造垃圾,希望各位不要把因果看反了。

最后说说本分(点个题,老师多给几分哦)。本分就是不要做错误的事。不作恶是本分的最低要求,能做到的同学请举手?

囫囵吞枣读汉史(一)

​汉史实在太精彩,我按捺不住自己一颗澎湃跳动的心,斗胆试着在这里给汉史记个流水账,把自己有印象的一点东西写下来。

周纪(战国时期)五卷,秦纪三卷,汉纪六十卷,魏纪十卷(三国时期)。实际上,秦纪三的主角已经是刘邦项羽。刘邦的故事前后讲了五卷,汉武帝霸册六卷。

学大汉,武立国!

秦末,陈胜吴广喊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打响了反帝第一枪,天下大乱,豪强四起。项氏乃秦名将之后,项梁带着项羽一路飞,成为势力最大的一方。项梁去世后,项羽继承叔叔的政治遗产,自称西楚霸王,四处树敌。刘邦芝麻官出身,深耕后院,厚德载物,猥琐发育,逐渐获得各方支持。垓下一战,四面楚歌,项羽大势已去,自刎,成了被分尸哄抢的战利品。

汉朝初立,人口从秦末的四千多万降至一千多万,百废待兴。刘邦一边镇压敌对残存势力,一边以各种借口弄死了各位异姓诸侯王,为刘氏江山永固打好了基础。

刘邦在外征战时,就已让发妻吕后坐镇朝廷,吕后有丰富的治国经验和政治资源。立储之争中,刘邦顾全大局,将江山留给了平庸的吕后之子(惠帝)。惠帝登基,吕后垂帘听政,上来把抢皇位的戚夫人做成了人彘,惠帝惊愕于母亲的残忍,从此彻底当上了甩手掌柜,放浪形骸,英年早逝后,吕后又立了个傀儡幼帝。

吕后励精图治,为汉室四百年江山打好了基础,却也不得不重用外戚,打压功勋系和刘姓诸侯王。吕后去世后,刘姓诸侯王联手功勋系血洗外戚,吕氏灭族、幼帝被废。一路打酱油的文帝因最老实、背景最弱被功勋系拥立,

文帝火速灭掉了废幼帝、政变中出头的刘姓诸侯王,然后以德治国,重农耕,少战事,百姓过上了幸福生活。文帝打下的经济基础,让后世三代能够肆意挥霍。

败家子景帝上台后,龙椅还没捂热乎就打起了刘姓诸侯王的主意,逼出了七王之乱。好在此时天下归心、亲兄弟(梁王)给力、朝廷兵强马壮,七王之乱有惊无险地被平息。景帝一朝,刘姓诸侯实力式微,待武帝即位,通过推恩令进一步削弱了刘姓诸侯的实力,任用酷吏,施行暴政,终于大权独揽!

武帝在位时间逾半个世纪,穷兵黩武,抗匈奴,灭南蛮,平西域,好大喜功,大兴宫室,国库挥霍一空,穷征暴敛,后期甚至需要卖官弼爵来维持财政。

武帝时期,抗击匈奴是主旋律,直打得“漠南无王庭”。卫青、霍去病、李广、李广利都是武帝时期的名将。这几个民族英雄背后有很多故事:

卫青是武帝的小舅子,靠卫皇后上位,擅长大规模集团军作战,一生忠心耿耿。卫青本是武帝姐姐平阳公主的家奴,卫皇后则原是公主家的歌姬。卫青位极人臣后,武帝将平阳公主赐给他作老婆。平阳公主嫁给卫青时,已经是三婚,前两任丈夫分别是曹操的父系和母系祖先曹氏和夏侯氏。

霍去病是卫青的外甥,他带兵比舅舅更犀利,封狼居胥就是他的杰作,可惜英年早逝。

飞将军李广出身名将世家,但因出身问题在一直得不到重用。李广一心立功,却被卫、霍边缘化。李广带兵打仗能力比不过卫、霍,却多次迷路,最后因贻误军机自杀。李广之子李敢怀恨在心,刺伤卫青,后来在陪武帝狩猎时被霍去病一箭射死,武帝包庇爱将,对外说李敢是被鹿顶死的。壮志未酬、家仇难报,李广之孙李陵比他爷爷还拼,毛遂自荐征匈奴,武帝不给他骑兵,他自带五千步兵就上了,结果被八万骑兵包围,援兵不至,李陵军与匈奴血战数日,斩首数千,弹尽粮绝,终无奈投降。李陵老母被杀、李氏被灭族,李陵只得全心为匈奴单于效力。后来,李陵劝好友苏武投降,被苏武气节感染,羞愧难当而自杀。

李广利上位也是靠自己的姐姐、武帝宠妃、昌邑王之母。卫、霍去世后,李广利撑起了场面。

武帝后期,有实力争夺皇位的是卫太子(卫青的外甥,霍去病的表兄弟)、昌邑王、刘弗陵(钩戈夫人之子。钩戈夫人和昌邑王之母一样也是武帝宠妃)。卫太子仁厚,加上卫青、霍去病的功绩,在朝廷内外声望极高,卫皇后、卫太子地位稳固。恰此时,武帝利用巫蛊之祸进行政治清洗,卫太子被陷害,卫氏起兵被镇压,卫太子携妻儿自杀、卫皇后自杀。

卫太子死后,武帝悔恨不已,李广利出征匈奴时,巫蛊之祸落到自己身上,李广利投降匈奴,李氏被灭族。

最后,年幼的刘弗陵被立为太子,后来成为昭帝。为防钩戈夫人干政,武帝将她赐死。

武帝立了四位托孤大臣,其中最有话语权的是霍光,霍去病同父异母的兄弟。燕王、行太后事的昭帝姐姐、另两位托孤大臣(一位托孤大臣此时已去世)联手斗霍光,上书诬陷他,被年仅14岁的昭帝识破。在后续的宫斗中,这些政敌被霍光一一灭掉。随着昭帝长大成人,昭帝与霍光的矛盾逐渐无法调和。最终昭帝21岁暴毙,霍光立昌邑王为帝。

屁颠屁颠的昌邑王仅在位27天,得了上千条罪名被废,贬为海昏侯,后半生尽享荣华(前几年海昏侯陵墓被发掘,有上万件文物)。昌邑王不知道的是,自己只是用来走个过场,霍光真正想立的是卫太子仅存的血脉——当年被人拼命保护下来的卫太子之孙、后来的汉宣帝。

宣帝留下了故剑情深的典故,被称为最浪漫的封建皇帝。宣帝上位后,仍然让霍光主政,直到霍光去世才开始管事。宣帝时的汉室之繁荣达到第一帝国(秦、汉)的顶点。

宣帝很幸运,霍光是权臣,却也是汉室的忠臣,没有想过自己做皇帝。百年后,王莽篡权,西汉灭。又过了两百年,曹操用几乎一样的手法挟天子以令诸侯,东汉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