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 Dancing to Work》

首篇的主角并不是巴菲特。这篇文章发表于1966年4月,出自CL之手。这篇文章意义重大,因为它第一次将A.W.Jones和对冲基金呈现在世人面前,文章中对对冲基金的诠释也促使了很多对冲基金的成立。因此,对冲基金界称这篇文章为行业的里程碑。

我10年前读过《富可敌国》,琼斯可是对冲基金的祖师爷。

这篇文章把巴菲特和琼斯放在一起写,也算看得起巴菲特。哦不,这篇文章中,和琼斯作对比的是快餐先生(这个梗50年后还在被大道和他的粉丝们——包括我——玩味)。

摘录:

1. 对冲的作用在于,投资者的看跌头寸让他能更加激进地看涨。(我理解,这就是对冲基金的原罪了。对冲基金生来就要比传统投资更激进,费率设置也是为了最大化利益——投资经理的利益。)

2. 琼斯预测市场的准确率仅仅是平平。他成功的秘诀在于获取信息、快速行动。(这不是在说CBD的那帮人吗?)琼斯对华尔街的影响力在于他创造的巨额中介费,反过来,经纪人用“小道消息”来回报他。

3. 对冲基金的20%业绩报酬的设计并非琼斯原创,而是来自于格雷厄姆。格雷厄姆才是真·对冲基金祖师爷。

4. 截至1965年底,琼斯的基金近五年回报率为325%,BPL的这一数字为334%。不过,1969年,琼斯的基金有较大回撤和赎回,BPL则仍然为投资者创造正收益。尽管如此,1969年,BPL管理资产$1亿,琼斯管理资产$1.6亿。A.W.J的公司至今仍在,不过早已转型。感觉它早已不复当年,因为主页上团队介绍里,我看到一位华裔女分析师,竟然还在考CFA LVII。另一位分析员Smart女士则干脆未提是否有CFA资格。

* * * * * * * *

继续流水账:

留存收益让投资者能够以账面价值的价格买入公司。

巴菲特其实买了他提到的失败投资之一——墨菲推荐的电视台,只不过他没让BRK买,而是让Grinnell学院捐赠基金(巴菲特是该校捐赠基金“金融委员会”的委员,有趣的是,乔布斯和巴菲特为该校同期校董)去买。1976年,Grinnell以$1290万买下了这家电视台,四年后,以$5000万卖了。几十年后,巴菲特在股东信里写道,这个电视台的投资回报率可以和喜诗相提并论。

巴菲特1976年加入了一个SEC研究如何促进公司与投资者沟通的工作小组,并不断改进自己的股东信风格。BRK网站从1977年的信开始披露。

EMH已经被格雷厄姆村的村民们干翻了,不过我读研的时候,教授还在讲授它。

导致巴菲特卖出一家公司的原因可能是它坚决不回购。

比尔鲁安和巴菲特一起上过格雷厄姆的课。

巴菲特给自己定的规矩是BPL不会以25%以上的仓位买入一只股票,但他为了美国运通修改了BPL的原则——BPL用40%的仓位买了美国运通(我的书看来这里写错了)。

巴菲特每年要花四个⽉写股东信。

Dodge saw in Buffett a uniquely talented craftsman who loved the process of investing and who

has mastered all the tools, a believer in value and a man of integrity.

Net owner earnings: earnings+depreciation & amortization-capital investments.

智商和天赋是发动机的功率,发动机运⾏的效率则仰赖理性。

Success is getting what you want and happiness is wanting what you get.

当我看互联网的时候,我试着搞清楚它会对其他行业或公司造成怎样的影响和伤害,接下来我会避开这些行业和公司(而不是买入互联网公司)。

Leverage is the oldest and most famously addictive drug in finance.

71岁的巴菲特每天早晨在跑步机上跑步。75岁的巴菲特为了减肥,每周上三天私教健身课。

股东大会上只有一个人说单口相声肯定是不行的,即使这个人聪明绝顶,台下的人也会觉得无聊透顶。

You don’t want a capital market that functions ferfectly if you’re in my business.

The only way an investor can get killed is by high fees or by trying to outsmart the market.

Too often, a vast collection of possessions ends up possessing its owner.

unprofessional investors should buy index funds over time. They are not going to be able to pick the right price and the right time. What they want to do is avoid the wrong price and wrong stock.

Your gut instincts are extremely important to listen to, particularly when they are telling you not to do somethin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