囫囵吞枣读汉史(二)

霍光去世后,霍氏的权力被一点点剥夺,在焦虑之下选择了政变。然而霍氏觉醒之时大势已去,最终落得满门抄斩。

从深渊中崛起的宣帝(刘病已,因名讳不便民生,改名为刘询)看尽世间冷暖,励精图治,听良言,用良吏。宣帝一朝政治清明,霸、王道杂之。此时匈奴内斗,五单于并立,国力日衰,乱斗中,最后胜出的是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呼韩邪不敌郅支,率先向汉朝称臣,汉朝扶立呼韩邪为正统。前51年,宣帝接受四方蛮夷国君、诸侯王、列侯等数万人的朝拜。盛世之时,宣帝思念大臣辅佐之功,做麒麟阁,立十一功臣画像,霍光居首位,但不注名,称其为“大司马、大将军、博陆侯,姓霍氏”。

两年后,宣帝崩,元帝即位。元帝(刘奭)是宣帝发妻许皇后的骨肉,柔仁好儒,宣帝曾说“乱我家者,太子也!”元帝倚重外戚,但元帝一朝最大的权臣是宦官石显。皇权衰落,始于元帝朝。

呼韩邪单于在汉朝的帮助下,在匈奴立稳脚跟,郅支单于只好去西域兴风作浪,后被陈汤击败,头悬长安城使馆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呼韩邪单于入朝,愿做汉家女婿,元帝将王昭君赏赐给他。王昭君不愧为四大美女之一,深受单于宠幸,呼韩邪之后,匈奴政权长期被她的后代掌控。

成帝登基后,石显立刻被清算。成帝背弃高祖白马之约,坏了“无功不封侯”的规矩,做起了甩手掌柜,自己去享受声色犬马,外戚元城王氏(太后王昭君一系)崛起,大司马之位在王家内部传来传去,传至王莽已是第五棒。成帝先暗后明,但王氏此时已牢牢掌握朝廷上下。

成帝宠幸赵飞燕、赵合德姐妹,但她们一直无子,而其他妃嫔的孩子全部胎死腹中。最终,成帝纵欲无度而死,传位于异母弟定陶共王之子,是为哀帝。

哀帝(刘欣)宠信谗谄,憎疾忠直,重用外戚傅氏(祖母系)、丁氏(母系),王莽引退,避傅氏锋芒,但由于王莽之前的积累和王昭君的威望,王氏对朝廷仍然有绝对的影响力。傅太后易怒,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政治手段简单粗暴,司法体系沦为权力的工具。傅氏但居高位,却德不配位,无法治理好国家,也无法获得威望。傅太后死后,哀帝宠幸小伙伴董贤,恣意妄为,乱法乱政,封22岁的董贤为大司马(权倾朝野的职位),甚至还想将皇位禅让给他。结果,哀帝死后当日,王莽被召回;次日,太皇太后即罢免了董贤,董贤夫妻当天自杀,被王莽掘棺验尸;第三日,王莽被太皇太后任命为大司马。王莽再次上位后,党同伐异,废掉赵氏(赵飞燕一系)、傅氏、丁氏、董氏势力。哀帝无子,王氏立元帝之孙、年仅9岁的光杆司令中山王(刘箕子)为平帝。

平帝时的天下已是王氏说了算,皇帝彻底沦为傀儡。王莽先是“被”封为安汉公,赐九锡,后来干脆毒杀15岁的平帝,立宣帝玄孙孺子婴为皇太子,自称“假皇帝”,谦恭未窜时,天命难违,最终勉为其难即位为真皇帝,建立新朝。王莽篡汉后,王政君这跟拐杖已不再被需要,只能“安享晚年”,于84岁高龄去世。

王莽盲目地崇古制,瞎折腾,逆历史潮流的结果是导致国力江河日下,民不聊生,西域绝,匈奴反。土地制度败坏始于成帝,至王莽时,人地矛盾已无法调和,终于逼得天下反,新朝亡。王莽之头做成酒器,被后世三百年各朝历代皇帝收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