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时

最近的生活有些用力过猛,好像在拼命奔跑,还忘记了呼吸。

三月份的时候,受邀参加一项调研,题目是:COVID-19 怎样改变了我们的工作和生活。面对这个话题,人人都有发言权,尽管答案可能并不相同。而生活,从来没有相同的答案。

前两个月看了几本关于整理的书,整理房间,整理信息,其实都是在整理自己的生活。保罗先生说我是一个间歇性整理爱好者——常常在偷懒,偶尔发作一次,施魔法般把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收拾一遍。(我觉得他对我的观察,恩,很到位了。)在这样的整理过程中,扔扔扔最是痛快,过期的食品、无法再使用的物品、不想再穿的衣服和不想再保留的书籍……真是不胜枚举,和它们告别,内心是很愉快的,有了一种可以轻装上阵的期许。

我不是一个极简爱好者,却很欣赏极简的一些理念,比如只选择和持有那些真正需要的,”多“是负担。道理好懂。生活也像电脑一般,运行得久了,总会积压各种各样的内容,占空间,更占内存。可是在生活中,很难去分辨哪些是真正需要的,哪些是应该清理的。有时物品尚且难以取舍,更何况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内心世界呢。

有许多研究和论述都声称人的大脑从本能上来说是排斥思考的,因为相对于大脑的其它功能来说,思考是一项又累又不确定的任务,而不确定意味着没有安全感。所以,其实,也可以说我们的本性都是逃避思考的,我们更喜欢根据经验和习惯来行动。这样一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分辨“也是一件难事了。

去年坚持学了几个月的英语,每天看原版书,跟着APP做练习,起初这种努力的感觉是很美好的,因为它有令人踏实的进步感,只是这样的氛围被一时冲动加上去的”砝码“冲击得失衡了——我在原有的”学习量“上又叠加了另一个单独的”小班课“,意味着每天要多花半个小时才能完成全部的英语学习任务。这对于一个工作任务不轻松、陪孩子时间少了就很自责、还想着做”斜杠青年“的我来说,一下子感受到了五指山压顶的窒息,于是,在因故没能完成学习任务的某天里,那根被叫做”自律“的鞭子,断了。那一时轻松的感觉真美好,只是再也没有力量继续下去了。

开始寻找新的出路,换读中文书,想专业精进,想根据工作需要接触新的内容,想陶冶自己看看文史哲……长长的书单,有限的时间,急躁的内心,它们拼出来一个大大的笑脸,对着我吐露出戏谑的两个字:功利。

怎么就从努力变得功利了呢?

我慎重地反思了一下,觉得是:想要的太多,想得却不够明白。

在工作上,想拥有不被取代的价值,面对生活,渴望有衣食无忧的底气,当不敢懈怠的危机感日日夜夜盘桓在心头时,就很容易在盲目的努力中迷失。换句话说,原本这样的渴望也并没有错,但这依然是个没有想明白的目标,因为没想明白,所以只剩下不得要领的努力,越努力,越迷茫。

前几天和弟弟打电话聊天——每当他感觉到我的“思想波动“需要外援时都会来找我谈一谈,我们分享彼此对一些话题的看法和思考,这种交流的感觉就像一个人走在迷雾层层的森林里时,身边伸来一只温暖的手,就有了继续向前的力量。回头想想,这么多年来我从他那里获得的肯定与启发,就很想颁个良师益友的奖送给弟弟。

这一场交流同样帮我找到了一些重要的线索,弟弟说,他很认真地思考自己的人生与选择,用了将近四年的时间,终于能够在内心中肯定: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我也不能急,要从容地、认真地、稳稳地走到内心里,去寻找属于我的答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